在谈论“亚洲足球之光”的时候,人们通常会想起旅欧球员遍地的日本队,但若参考世界排名,伊朗队才是真正的亚洲一哥。即将到来的卡塔尔世界杯,是伊朗队历史上第6次入围这项足球世界的最顶级赛事,此前5次均小组折戟的波斯铁骑,希望靠着锋线天团的神勇发挥,在拥有英格兰、美国和威尔士的小组中突出重围。

按照伊朗队的纸面实力,在亚洲层面实现突围并不困难,波斯铁骑却在40强赛遭遇波澜。40强赛他们与伊拉克、巴林、中国香港和柬埔寨同组,结果在第3轮和第4轮中接连输给巴林队和伊拉克队,一度跌至小组第三,所幸球队调整迅速,在次循环打出四连胜,成功以小组第一突围。

来到12强赛,伊朗的对手是韩国、阿联酋、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这一次“亚洲第一”的表现足够强势,以8胜1平1负的战绩轻松拿下小组第一,不过在与小组唯一强队韩国队的交手中,伊朗队1平1负未尝胜绩,并未在硬仗中展现出应有的统治力。但对于这支西亚劲旅来说,能够连续第三次进军世界杯才是王道。

伊朗队备战世界杯的过程中磕磕绊绊,球队教练也成为了“高危职业”。伊朗目前的主帅奎罗斯是波斯铁骑整个世界杯周期中的第三位主帅——40强赛两连败时,比利时人威尔莫茨惨遭下课,临危领命的斯科西奇又因为场外因素在7月离任。于是在世界杯开始前两个半月,伊朗人才确定自己的国家队主帅。

69岁的奎罗斯是在今年9月被任命为伊朗队主帅的,他曾在2011年至2019年执教波斯铁骑八年,率队参加了2014年和2018年两届世界杯,直到2019年亚洲杯之后才离任。而除了执教伊朗队,奎罗斯在世界各地的俱乐部和葡萄牙、哥伦比亚、埃及等国家队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作为葡萄牙人,奎罗斯执教生涯起步于祖国,他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深耕各级葡萄牙青年梯队,在1989年和1991年两队率领葡萄牙国青队两次获得世青赛冠军,在那期间,他麾下涌现了菲戈、鲁伊-科斯塔、保罗-索萨等多名球星。1991年至1993年以及2008年至2010年,奎罗斯还两次执教葡萄牙。

发掘过多名巨星,还有过辅佐弗格森的履历,奎罗斯称得上是一代名帅,加上曾经执教伊朗队多年,对球队十分熟悉,是波斯铁骑临阵换上的最佳人选之一。在世界杯日益临近的情况下,奎罗斯不会对斯科西奇的球队进行大幅度的调整,大概率继续沿用伊朗队预选赛期间主打的体系。

在如今的伊朗队战术体系中,两个负责拦截的后腰是标配,进攻端则会依靠边路球员的个人能力和中锋的包抄特点,面对强于自己的对手时,波斯铁骑除了中锋在前场进行威慑,大部分球员都会回归防守,一旦觅得机会,就会靠锋线的个人能力解决问题——阿兹蒙和塔雷米称得上是亚洲层面的顶级射手。

伊朗队曾长期主打442阵型,但由于双前锋在世预赛期间受到伤病困扰长期无法同时登场,球队更多地摆出中场控制力和防守硬度更强的433阵型,从世界杯前的备战来看,奎罗斯很有可能会沿用,从而最大限度发挥阿兹蒙、塔雷米和贾汗巴克什三名攻击手的能力。当然,无论是怎样的阵型,在强敌环伺的世界杯,稳守反击才是伊朗队理智的选择。

伊朗队的当家球星无疑是坐镇锋线的阿兹蒙和塔雷米,尤其是后者,自从登陆葡超之后,就从未单赛季联赛进球数低于两位数,加盟波尔图的两个赛季,更是连续打出进球助攻10+10的数据。本赛季至今,塔雷米葡超出场11次入账5球4助攻,欧冠5次登场攻入5球,依旧是状态火热。

虽然成名时间不如早早旅欧的阿兹蒙和贾汗巴克什,但塔雷米称得上是“渐入佳境”, 30岁的塔雷米已经连续三个赛季不曾跌出葡超射手榜前三,踢边锋出道的他不仅可以凭借身高在前场充当支点,还能够在反击中利用自己的拿球和速度制造威胁。在伊朗队的战术体系中,他既可以担任中锋,也能够踢左边锋,可以灵活适应球队不同的阵型和踢法。

(2020/21赛季欧冠1/4决赛,塔雷米对阵切尔西时打进惊世骇俗的倒钩)

塔雷米精湛的射术是伊朗队进攻中的“杀伤性武器”,另一名关键球员则是比他年轻三岁的阿兹蒙。早在俄罗斯世界杯时,阿兹蒙就已经被冠以“伊朗梅西”的称号,从2013/14赛季开始就征战俄超的他长期以来都是伊朗队内的“第一球星”,不过在自去年冬窗加盟德甲球队勒沃库森之后,作为轮换的阿兹蒙似乎效率有所下滑。

和塔雷米相比,阿兹蒙有着更加鲜明的中锋属性,二者的联合让伊朗队拥有较为完备的进攻配置,何况他们身边还有同样长期旅欧的贾汗巴克什——这名效力费耶诺德的边锋,具备不俗的远射功底和内切能力,在世预赛期间也攻入5球。除此之外,32岁的安萨里法德也能够充当支点,能够应对意外情况的发生。

和旅欧球星坐镇的锋线不同,伊朗队的中后场球员大多来自本国联赛,伊扎托拉西是防守型后腰的不二人选,努拉拉希更多负责进攻的组织,效力英超布伦特福德的格多斯是不错的轮换,卡里米则游弋于左路寻找机会。中位线上,卡里扎赫和卡纳尼一个负责回追补位,一个重点进行制空权的争夺。

综合而言,伊朗队是一支锋线名声与实力明显大于中后场的球队,但在世界杯赛场,他们的实力并不具备优势,真正支撑球队前行的基本盘,或许还是那些“默默无闻”的防守球员。

作为亚洲层面的老牌强队,这是伊朗队历史上第六次参加世界杯,他们此前曾在1978年、1998年、2006年、2014年和2018年五次亮相,结果全部折戟小组赛。1998年法国世界杯,伊朗队小组赛2比1击败“宿敌”美国队,收获队史世界杯首胜。1978年、2006年和2014年,波斯铁骑则都是1平2负黯然出局。

虽然没能小组出线,但伊朗队过去两届世界杯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的。8年之前,他们顽强的防线分内都无计可施,可惜最后时刻被梅西的世界波击败。而在俄罗斯,伊朗队首轮小胜摩洛哥,末轮面对葡萄牙必须取胜才能出线,波斯铁骑在落后的情况下直到最后时刻都没有放弃,1比1战平强敌,也为自己赢得了尊重。

4年之前,拼尽全力的伊朗队距离出线只有一步之遥,如今作为世界排名上的“亚洲一哥”,他们能否实现突破呢?

世界杯分组抽签揭晓,B组成为场外争议最大的一个。所有人都清楚伊朗与西方势力间存在足球之外的深层次对立,而伊朗队恰恰和英格兰队、美国队和威尔士队同组。在一超三强的格局下,小组赛末轮甚至可能在伊朗队和美国队之间上演事关出线年前,波斯铁骑曾经在美国队身上拿到队史世界杯首胜,这一次他们期待历史重演。

不过,由于受到场外因素的干扰,伊朗队的备战并不顺利,与加拿大的友谊赛还迫于舆论压力最终取消,如果不是卡塔尔帮忙联系阿尔及利亚进行热身,伊朗队在6月的国际比赛日甚至会“无兵可练”。不仅如此,伊朗国内的权势人物也在一定程度上涉足国家队的建设,临阵换帅多少受到这些复杂因素的影响。

当然,困难是客观存在的,拼搏则需要主观的动力,除了英格兰之外,B组其他三支球队实力都相对平均,如果伊朗能在威尔士和美国身上拼下一胜一平,未必没有机会。无论是为了世界杯梦想而战,还是在另一种形态的“战争”中击败宿敌,伊朗队都有理由全力以赴,就分组情况出发,他们会是亚洲球队中最有希望小组突围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