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网络社会如此发达,很多一些人就为了吸引噱头,就开始自称自己经过多久多久的研究,琢磨出了一套什么什么样的理论,尤其是前两年的“引力波”事件,大家都为微博名为“诺贝尔哥”的郭英森叫屈。《5年前节目中他首提引力波,遭嘉宾嘲讽,如今他们都欠他一个道歉》,更是火遍朋友圈,这样的标题足以勾起人们的好奇与冲动。大家为郭英森鸣不平,甚至为如此打压“民间研究者”感到愤怒。

当然,如果真正有脑子的朋友将他那期节目完完整整看完就知道,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妄想者,而在我们的一般认知体系中,“民科”往往和“反智”“异想天开”等字眼挂钩。民科大军中,许多人只是把业余爱好上纲上线,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但也有许多人,明明知道自己是“民科”,但却另有所图。

但其实这些人都不能称之为“民科”,民科本来一开始也只是一个“中性词”,这些人只能称之为科学爱好者。甚至连科学爱好者也算不上,只能算上科学幻想者。这些人也将“民科”污名化。

在我看来,民科应该指的是来自民间、草根的科学家,他与所谓的官科的共同点是建立在系统的科学理论体系上,是站在巨人先贤的肩膀上,是使用科学训练的逻辑思维来思考,而非凭空妄想,空中建楼阁。而不同点则是官科是一直以来从事科研工作,活跃在科研界。而民科则只是并非学术界人士,所研究课题不属于自己所学专业领域,但自己通过正统的学术训练而成为真正的科学家。

陆家羲是旧时代造就的悲剧,1935年6月10日,陆家羲出生在上海市一个贫苦市民家里,家庭贫困,仅仅念到初中就被迫辍学,年仅15岁的他来到上海一个五金材料行当学徒。

新中国的成立也带给了陆家羲以希望,16岁的他只身来到沈阳,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入了东北电器工业管理局办的统计训练班.半年后以学业第一名的成绩结业,被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工作,吃上了公家饭。

也正是因为新中国的成立,才给了陆家羲未来无限的可能,要知道解放以前,社会动荡不安,生活根本没有保障,陆家羲如果没有赶上解放,可能一辈子就只会在五金材料行消磨一生。

在哈尔滨电机厂工作的他十分勤恳,1957年汛期,松花江流域降雨频繁,松花江干流哈尔滨站实测最大流量12200立方米每秒,刷新了当时建国后的洪水历史记录。

在大洪水面前,他积极投身于抗洪抢险第一线,获市二等防洪模范的光荣称号。也正是在这一年,陆家羲购得一本孙泽瀛著的《数学方法趣引》,这本书让他深深沉迷于广阔的数学世界,其中最吸引他的是其中的“科克曼女生问题”。

陆家羲并没有想到在,正是这本书,改变了他的一生,22岁的他重现萌发了求学深造的冲动,可惜,厂领导并没有了解他的想法,驳回了他的深造申请!

陆家羲并没有放弃,毅然决然放弃了金饭碗,50年大学还是要看知识的,考试不分文理科,是统一的试卷。陆家羲只有初中文化,可是他却凭借自己的努力在1957年秋考入吉林师范大学(现东北师大)物理系,仅靠微薄的助学金开始了艰苦的大学生活。

大学毕业之后,他被分配到内蒙古草原钢城包头钢铁学院任助,当时的他踌躇满志,一心想要解决“科克曼女生问题”。1962年,他给出“科克曼女生问题”的证明,,寄往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以期请教、肯定与发表。

1963年2月,他接到数学研究所的复信,信中介绍了一些最新的文献资料,希望他自己去核实论文,并说:如果结果是新的,可以直接投稿给《数学学报》等刊物。可惜《数学学报》不刊载长篇论文,不幸被退回!

他又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来进行修改,当时的他因为自己单枪匹马搞研究,被很多人非议、白眼他不自量力,然而陆家羲并没有放弃,经常一个人跑图书馆,甚至并利用暑假到北京图书馆核对资料,1965年3月14日投寄给他重新《数学学报》。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你无法想象他遭受的压力有多大!

可惜,这篇论文在1966年被退回!历史却是公正的却又是充满遗憾的,陆家羲去世四年之后,也就是1987年,中国的组合数学专家们评审后认定:该文宣告了“科克曼问题”的首次解决。可是,这样的荣誉最终却只能归属于查德哈里和威尔逊的,因为他们于1971年最先公布了这一结果。

内蒙古大学陈杰教授给内蒙古自治区科委的报告:“根据1984年9月陆家羲学术工作评审会议的要求,我接受会议的委托,继续邀请专家们对陆家羲同志关于Kirkman问题的遗作进行审查.我们邀请了苏州大学吴利生、朱烈两教授与河北师范大学康庆德教授(他们都是组合设计方面的专家)担任此项工作.近一年来,他们进行了反复的审核和研讨,认为陆家羲同志1965年的遗作“平衡不完全区组与可分解平衡不完全区组的构造方法”(有确切证据可证明此文确系陆在1965年所作)中,确已先于查德哈里和威尔逊至少6年解决了有名的Kirkman问题.就是说关于Kirkman问题,陆家羲同志的工作也是在世界上领先的.”

当时收到退稿的陆家羲大受打击,再加上文革到来,此后十一年,他再未投递过一篇论文!但是他却并未停止过自己的数学研究!

一心扑在科研事业上的他,平时不修边幅,棉衣也懒得拆洗,可以说整个人都邋邋遢遢,而且加上他为人内向,寡言少语,又不是本地人。所以独孤的他只好一个人在数学的海洋里苦苦求索。

所幸,后来他遇见了自己的妻子,也是自己科研事业上最大的支持者—张淑琴。他高兴有机会能把自己在科研上的心得与曲折,把多年来压在心头的苦闷倾诉给妻子听.张淑琴是一位贤慧的妇女,理解他、体谅他,虽不懂什么“科克曼女生问题”,也看不懂数学论文,但她相信丈夫的工作是有意义的.她主动承担起大部分家务,为丈夫创造一个安静环境.一有适当机会,她就宣传丈夫的科研工作,争取学校、同事和亲友们的理解和支持。

也正是有妻子的支持,陆家羲度过了煎熬的文革岁月,文革结束后,陆家羲感觉到了光明,再次向数学研究发起了冲击!

当时他是内蒙古首批重点中学包头九中的主力物理教师,课业繁重,可是他从未耽误过自己的教学工作,总是利用空闲时间来进行科研工作,这也让他慢慢开始积劳成疾。

他开始慢慢完善“科克曼女生问题”,然而在1979年4月间,他借到了1974和1975年在美国出版的世界组合数学方面的权威性刊物《组合论杂志》,他得知查德哈里和威尔逊于1971年已经公布成果!

这让陆家羲又喜悦又遗憾,喜悦的是自己十几年来的研究是有意义的、有价值的,遗憾的是自己本来先解决这一数学难题,然而却只能尘封在自己的书桌之中,没有机会发表。

陆家羲自此更加坚定了自己从事数学研究的心,冲击另一座组合数学的高峰——“斯坦纳系列大集”。这可以说是世界性的难题!

1853年,瑞士数学家斯坦纳在研究四次曲线)区组设计,这就是所谓斯坦纳三元系.区组设计研究对数字通讯理论、快速变换、有限几何等领域显示出重要的作用.而斯坦纳三元系在区组设计理论中具有基本的重要意义.个数达到v—2,且满足某一充要条件的诸斯坦纳三元系组成的集叫大集.所谓“大集问题”就是大集的存在问题;所谓“大集定理”就是要证明它存在的充要条件.130多年来,许多数学家被这一问题所吸引,并为之绞尽脑汁,付出巨大的劳动,但是所得结果还是零零碎碎的.1981年5月号的《组合论杂志》上载文称:“这个问题离完全解决还很遥远.”

“斯坦纳系列大集”简单来说是属于组合论里中的一个世界性难题,组合论是一门既古老又崭新的数学分支,在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试验设计、管理科学甚至国防科学上都有巨大的作用!如果说解决了“斯坦纳系列大集”,那么组合论将会取得新的突破!

陆家羲开始了一生中最紧张的阶段.他白天教课,晚上搞科研.翻开他1979年12月的日记,31天中竟有21天记着:“夜工作”、“夜补课”、“夜写论文”、“夜思考Bays猜想”和“夜打英文稿”等.每逢春节,他总是让妻子带着孩子去岳母家过年,而自己却在大街小巷彻夜的鞭炮声中遨游在数学王国里。

陆家羲业余搞科研,相比其以前工作岗位的同事的白眼嘲讽,包头市第九中学物理教研组的对他进行科研工作表示了极大的支持。1980年,包头市成立物理协会,要包九中出一名理事,大家都赞成推荐他.他参加内蒙数学会年会的论文稿,全组同志一起帮他装订.他的论文的英文稿,两位外语教师帮他修改文字、打印。

从1979年2月24日到7月20日,陆家羲先后向《数学学报》投寄了三篇论文,他们并不相信一个中学物理老师就能解决这样的世界性难题,研究成果就这样石沉大海,他的研究成果被整整拖了几年也没有在国内被发表,无奈的陆家羲只好抱着试试的心情向国外投寄论文。

1979年10月,.他在寄给《组合论杂志》的信中,预告了自己已经基本解决了“不相交斯坦纳三元系大集”.该杂志的复信称:“如果属实,将是一个重要的结果.”又说:“这个问题世界上许多专家都在研究,但离完全解决还十分遥远.”

1981年9月18日起,《组合论杂志》陆续收到陆家羲题为“论不相交斯坦纳三元系大集”的系列文章.西方的组合论专家们惊讶了,加拿大著名数学家、多伦多大学教授门德尔逊说:“这是二十多年来组合设计中的重大成就之一。”

他的六篇研究成果分别在1983年3月和1984年9月由美国权威杂志《组合论杂志》发表,陆家羲由此闻名西方,成为西方知名的大数学家,可惜在国内的陆家羲,还只被看作一个普普通通的数学老师。

在他一开始收到从美国寄来的《组合论杂志》上他的前三篇论文清样时,陆家羲无比喜悦,陆家羲致信给多伦多大学教授门德尔逊,希望他可以和自己所在中学的校长反映一下,可以让自己进入大学任教,这样,自己既有充足的时间从事科研,还可以和其他的学者进行充分的交流!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校长斯特兰格威因此出门致信包头九中校长:“亲爱的先生:门德尔逊教授说:包九中的陆家羲是闻名西方的从事组合理论的数学家,并且说,有必要应同意把他调到大学岗位.他要我告诉你们:这样的调动对发展中国的数学具有重要的作用,而且希望所表达的意愿能获许可.你的真诚的D.W.Strangway。

这个时候,国内才知道在包头出了一位闻名西方的大数学家,1983年10月,陆家羲作为唯一被特邀的中学教师参加了在武汉举行的第四届中国数学会年会.大会充分肯定了他的成就。

兴奋的陆家羲更是充满了无限的激情,想要解决更多的世界性难题,可惜,积劳成疾的他武汉会议后,为了返校上课,陆家羲在北京转车时只等了短短的几个小时,便乘硬席于10月30日下午6时许回到包头。凌晨1点,心脏病突发,猝然与世长辞.临终前未留下一句遗言.他才48岁。

去世之后,他的遗稿“可分解平衡不完全区组设计的存在性理论”才发表在1984年第4期《数学学报》上.这发表时他已去世9个多月了。

陆家羲的情况也引起了整个数学界的反思,本来陆家羲可以更早被发掘,但是《数学学报》数次忽略他的研究成果,导致了这样的悲剧。

著名数学家吴文俊先生1984年11月3日在信中写道:他“对陆的生平遭遇、学术成就与品质为人都深有感触.虽然最近社会上对陆的巨大贡献已终于认识并给予确认,但损失已无法弥补.值得深思的是:这件事要通过外国学者提出才引起了重视(他们是真正的国际友人),否则陆可能还是依然贫病交迫,埋没以终.怎样避免陆这类事件的再一次出现,是应该深长考虑”。

1989年3月,张淑琴代表陆家羲参加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1987年国家自然科学奖颁奖大会”,接受了中国自然科学界的最高荣誉——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这个奖项的含金量有多高呢?被誉为中国学术界的诺贝尔奖,北京大学2018年申请了18个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都全军覆没。如果一个科学家能够斩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都有资格申请院士了。

为了保证含金量,这个奖项经常会空缺,比如2010年、2011年和2012年连续三年空缺。从2000年至今,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5年中有9次空缺。你就可以看到这个奖项的严格程度。而截至目前为止,除去陆家羲,数学领域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的也只有五位而已,分别是吴文俊、华罗庚、陈景润、冯康,其中冯康还是属于计算机数学领域!

你也就明白陆家羲的贡献有多大了,在这里,让我们一起认识一下这家伟大的科学家,他才是真正的民科,才值得我们永远去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