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30日,在由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领衔的财团宣布收购纽卡斯尔联达成协议的17周后,因迟迟无法获得英超联盟批准,财团成员一致决定退出交易。

一年后的2021年10月7日,英超突然官方宣布交易相关争议解决,纽卡收购案正式完成。这次喜鹊球迷不再空欢喜,他们终于摆脱了“恶老板”迈克-阿什利的掌控,重回昔日辉煌只是时间问题。

早在2017月,金融掮客阿曼达-斯坦维利就曾提出过三次收购纽卡的报价。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中东地区颇有人脉的她终于组成了强大的财团,在去年4月与阿什利达成协议。

在这份收购提案中,斯坦维利的PCP资本和另一对英国商人鲁本兄弟控制的RB Sports & Media各占10%股份,来自中东的PIF占80%成为大股东。收购总价款约3亿英镑,财团向阿什利支付了1,700万英镑的交易押金,承诺向俱乐部投入2.5亿资金提高竞争力,还将在当地做出一系列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

简而言之,真正的幕后老板是PIF。这个成立于1971年的沙特阿拉伯主权基金总资产超过5,000亿美元,持有波音、脸书、花旗集团、迪士尼、美国银行、英国石油、优步等知名公司的股份。如今这个庞然大物的主席是年轻的沙特王储-本-萨勒曼(缩写为MBS)。

作为国王萨勒曼的第六个、也是最喜爱的儿子,小萨勒曼2017年被立为王储,如今担任副首相、国防大臣、最高反腐委员会、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等重要职位,已是沙特实质上的统治者。

小萨勒曼掌权后采取一系列现代化改革,推出了雄心勃勃的“2030愿景”计划,旨在摆脱石油依赖,发展多元化产业。MBS治下,沙特的电影院自1979年后重新开放,妇女可以自由申请护照出游和驾车。

足球方面,不像阿联酋和卡塔尔联赛的门可罗雀,沙特联赛拥有中东最高的上座人数,阿尔阿赫利和伊蒂哈德的德比战观众超过五万。沙特还积极承办了西甲和意甲超级杯,效仿死对头们收购欧洲俱乐部输出软实力也是顺理成章的选择。

然而阿联酋和卡塔尔能做的事,沙特想做却并不容易。横亘在PIF和纽卡球迷的美好生活之间还有两座大山,一座叫“人权”,一座叫“盗播”。

2018年卡舒吉命案发生后,沙特成为了西方世界的公敌,独裁和反人权的批评不绝于耳。在英超的所有者审查制度中,买家是否从事违法犯罪行为是审查项目之一。

如果财团的最终控制人被认定为小萨勒曼,英超面临的舆论压力可想而知。就在7日当天早些时候,英超联盟还被组织敦促在所有者审查制度中加入人权问题分析。

更实在的问题在于英超中东地区转播商beIN体育的反对。这家卡塔尔媒体这些年在沙特可谓吃尽了苦头,自2017年以来沙特在国内非正式封eIN,量身定做的盗版转播商BeoutQ大行其道。

作为商业联盟,转播是英超的命脉,纽卡自身的营业收入中都有70%来自转播,任何侵害转播商合法利益的事在英超看来都是需要严厉打击的。光是针对BeoutQ英超就曾发起过九次法律程序,然而面对这只狡猾的害群之马,英超九次进攻全部失败。

BeoutQ如此强势,背后没有沙特政府的纵容是不可能的。2018年卡塔尔向WTO起诉沙特纵容盗播,之后beIN也发起国际仲裁,称沙特方面给自己造成了超过10亿美元的损失。然而这些努力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招来了对beIN的正式封杀。

至此审批陷入僵局,英超联盟并没有自己出面做坏人,而是使用拖字诀,要求财团提供与沙特主权无关的证明,否则就既不批准也不否决,直到17周后财团耐心耗尽,主动退出交易。

还有一个人没有放弃,那便是阿什利,英国最大体育零售商Sports Direct的老板早就想脱手喜鹊了。2007年阿什利花费1.35亿英镑买下纽卡,14年来以股东借款的形式投入1.11亿,如今能够以3亿左右价格出手,账面上保证了盈利,更不用说这些年来的广告效应了。

疫情之下,如果重寻买家,不会再有人像PIF一样阔绰。好事儿给搅黄了,阿什利怎肯善罢甘休?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恶老板”一直保持着与各方的联系,四处游走,还发起了针对英超联盟反竞争的仲裁。

93.8%的喜鹊球迷支持这次收购,因此也罕见地与老板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

真正的转机可能来自高层。根据英媒报道,今年4月本-萨勒曼向鲍里斯-约翰逊发送了一条短信,希望英国首相能够干预英超联盟对于纽卡收购案的决策,否则可能会损害到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疫情爆发前,英国和沙特之间每年的贸易额高达122亿英镑,沙特是英国在中东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而英国则是沙特2030愿景的战略合作伙伴。英国脱欧后,对沙关系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而沙特也在盗播问题上适时地做出了让步。10月6日,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沙特宣布解除对beIN体育的封禁,并承诺关闭国内盗播网站。英超的心腹之患消除,自然也愿意接受折中方案。

因此我们看到了英超官网的说辞,“收到沙特阿拉伯王国不会控制纽卡斯尔联俱乐部的有法律约束力的保证”。也就是说,PIF不会代表国家主权,人权问题等一系列障碍迎刃而解,交易正式获批。

然而,英超最后的处理方式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逻辑漏洞:如果为交易亮绿灯的条件是沙特方面解决盗播问题,那不正说明了PIF就是沙特主权的象征么?更何况 PIF是否真的代表沙特,大家心知肚明,不是一纸书面保证能掩盖的。

远在千里之外的我们并不需要对个中是非曲直较真,毕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悄悄地说,笔者最喜欢的电影就是《一球成名》,可以说早在16年前,我就是喜鹊球迷了…

作者橘乐,CFA/CICPA,曾就职于四大审计和并购咨询部门,以及国际足球管理公司,业余时间从事足球方面写作。运营公众号和播客橘猫看球。

作为我纽队史唯一一个联盟杯(其实还是博览会杯)的决赛用球拥有者,这个问题还是要回答一下。

自95年成为纽卡球迷,以前一直说谢泼德MMP不成气候,希望这家伙早点卖球队,但直到球队到了阿什利手里,才知道什么样的球队老板真的叫渣滓。前上海九城的朱某恐怕都比他好。

成为纽卡球迷是一件相当心酸的事情,大致表现为FM01-02或CM4,游戏设定中,球队宿敌除了桑德兰还有曼联。到2011年,宿敌中早已没了曼联的踪影,好像还多了些低级别球会- –

米尔纳、卡罗尔、卡巴耶、西索科、维纳尔杜姆……但凡好一点的全卖掉。教练也一样,但凡好一点的全换掉,还把贝秃几乎给弄疯了——哪怕换个桑德兰的死忠来当纽卡老板,也没法比这更狠。再想想培养代尔买鲍耶的谢泼德,简直是个天使(可惜这俩混球太不争气)。

赌狗老板成为老板的另一大坏处,是让球衣丑得令人发指。这10多年来,我纽球衣甚至比抄袭者尤文的球衣还丑,简直是奇耻大辱。胸前再挂些赌博广告,根本没法买。唯一好看的两版居然是TM降级之后的球衣,那再好看也不能买啊。

所以,不管新老板背景有多扯淡,不管英超联盟的其他孩子们有多大反对声浪,只要交易成功,对纽卡就一定是好事。

说回收购,其实所谓富豪收购,本身也是一件逐渐变态的事情。当年戴安娜她二公公法椰子收购富勒姆,没记错的话身家才一亿镑,就被惊呼为富豪来袭。然后是阿布,当时是身家几十亿(也有说当时“只有”16亿镑的),然后是曼城,巴黎,再到这回的沙特财团。这次交易看起来很生猛,但我个人觉得不会有太大水花——十足悲观。

现在的中东富豪买球队,越来越集团化(去个人化),越来越像正儿八经的投资行为,虽说仍旧不可能指望靠这个赚钱,而是要赚些别的东西,但本质上还是在做项目。它可能预算给你开得高些,确实解你球队的燃眉之急,但要更多,恐怕也难。现在那些无聊规定也多,巴黎曼城一个老G14,一个欧超G12,动不动被调查得死去活来,我纽这么多年盘子如此之小,怕是做账都难- -而集团和正经化还意味着,它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建立在人和球会之间的感情基础,不会不管不顾就要给你砸个出人头地,像阿布库班那种类型的理想老板,那是可遇不可求。

我纽并非烂队,在英格兰球迷基础好得很,几年之前还长期和曼联共为英超唯二盈利球会(当然从中也可看出阿狗对球队的盘剥有多狠)。

加斯科因、安迪科尔、希勒、罗伯特李、莱斯费迪南德、吉诺拉、吉莱斯皮、阿斯普里拉、吉文、代尔、索拉诺、贝拉米、罗伯特以及在天的斯皮德欢迎你们~~~~~

最后来个指南针:要冒充我纽老球迷特别简单,说队史牛逼人物不要先上希勒,先说加斯科因和科尔都是我纽出去的;说起足坛偶像派,可用吉诺拉去碰瓷小贝;说起历史感,终结了不败米兰的阿斯普里拉也来了我们这儿;说起大器未成的天才,有代尔;说起被低估的球星,有门线反应大师吉文,和跟希勒抢任意球的罗伯特;别人说卡萨诺可惜,你告诉他贝拉米更可惜~~~~等等,足以速成。最后还可胡诌一番,说足球世界的最后两个理想主义教练,一个是贝尔萨,一个就是我纽的凯文基冈(纯属碰瓷),布拉特平生做的唯一一件光彩的事情,就是给基冈写了一封感谢信……

这样的一支球队,想下赛季就拿英超进欧冠的可能性太低,喜鹊不是狐狸,当年狐狸阵中有坎特、瓦尔迪、马赫雷斯等悍将,算是厚积薄发,但今天的喜鹊重病缠身,阵中真正能打的就两,阿尔米隆和圣马克西曼,这俩目前看来和狐狸当年的核心球员相比还有差距,爆冷不现实

同样是因为球队现状不佳,转会市场上也吸引不到顶级球员,有钱又如何?穷光蛋每天忍饥挨饿,中了五百万彩票也不可能一两天就吃得膀大腰圆,阵容要补强,但能用的资金有限,法案摆在那多少要遵守吧?冬窗必买人,但目标也不会是巨星,就目前的阵容你在锋线摆个莱万也难打,多买些实力球员完成基础框架才是真的,远的不说,咱现在还在降级区待着呢,这赛季怎么的也得保级不是?

新东家的财力很强,但正如其他朋友说的,有钱是一回事,愿意投资多少是另一回事,阿什利不说富可敌国也算是个大富翁了,但人家就乐意拿球队来填自己的腰包,有啥办法?

不过吧,我认为投资也不会太少,首先年薪一百万的布鲁斯,管理层开出八百万的解约金,同时出资五千万给俱乐部改善设施,在曼城挖墙脚,以及选择球迷进入管理层,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管理团队是用心的,阿曼达对喜鹊可以说是情有独钟,她及她团队释放出来的信息目前看来都是积极向上的,强调一个稳扎稳打,这样的管理层对于球迷来说值得期待

对于喜鹊前老板米克·阿什利来说,阿森纳老板克伦克无疑是他的“好哥们”,凭借阿森纳远超喜鹊的关注度,大多数看球的朋友都会认为克伦克是英超老板中头号奇葩,从而忽略掉这个将喜鹊置入火坑的胖子

凯文·基冈和弗格森的争冠之路老球迷耳熟能详,在欧冠赛场上也有3-3战平巴萨、2-2战平国米、三连败之后又奇迹般三连胜出线血洗曼联、打破足坛转会记录引进阿兰·希勒、引入迈克尔·欧文等事件,可以说,阿什利于07年接手的纽卡斯尔联队是一支充满竞争力的球队

而胖子在任期间,另辟蹊径,完全颠覆了俱乐部之前的运作方式,在球迷的强烈“支持”下斩获了两个极具含金量的“英冠冠军”

阿什利表示“贝尼特斯可以使用我们账户里的每一个先令”,但据贝尼特斯查证,球队账户的资金为负债1800万英镑

1718赛季,球队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保级成功,阿什利宣布将提供一亿英镑供球队引援,随后花费90M购入英国百货公司HOUSE OF FRASER,希勒惊喜的询问阿什利:这个HOUSE OF FRASER踢什么位置?

主教练一直都是球队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了被坑到十八层地狱的贝尼特斯以外,帮助球队成功返回英超的克里斯·休顿被阿什利于1011赛季中旬解雇,而作为这支升班马的主教练,休顿没有任何过错,球队在积分榜上一直处于中游位置

阿兰·帕度,依靠本阿尔法、卡巴耶等“法国帮”在1213赛季名列第五打入欧战,随后极其稳定的在积分榜中下游徘徊,1415赛季连续7轮不胜下课

阿什利并非没钱,相反他的财力在英超老板中一直位居前列,一度力压曼联、利物浦等豪门排名第五,07年喜鹊因为财政危机负债70M落入阿什利之手,经过十余年的运作阿什利展现出高超的手段,将负债70M变为负债150M,俱乐部几乎每个赛季都在盈利,负债为何不降反增?

至于新老板,财力似乎很可怕,但喜鹊球迷早已开始佛系,对于我们来说,只要不用去盯着屏幕看文字直播就够,那两次英冠真的让人害怕,当然短期内应该不会看到这种情况

喜鹊没有拿过英超冠军,数十年前曾有过两次顶级联赛冠军,欧冠最好成绩是第二轮小组赛(16强),阿什利接手以来最佳成绩第五,接下来的两三年间,我对球队的看法会从一支保级队转为中游球队,冠军不想,英超夺冠难度相较其他联赛要大得多,能在两三年后去欧冠看看是最大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