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线》没有看,具体故事梗概也全然不知。只能用“神不知鬼不觉”的方式来形容对于《误杀2》的观影。

有哪一刻会觉得一丝无奈直击心灵;又有哪一刻会对存在于社会中的犄角旮旯处的“不平等”去“投降”。

一个正常的、平静的心态去观影好像比“歇斯底里”的咆哮式观影更重要。电影但凡是在四五年前上映的话,观影之后的我可能就一大堆的“愤青发言”了;但现在,平静似的接受远比不理智的分析更重要。

一家人在圆桌上吃饭,然后围坐在草地上聊天南地北、聊美好生活,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孩子瞬间的“倒地”戛然而止。

曾经的我有一个困扰的疑问,它就像一个定律存在生活的每个家庭当中:家庭情况越是很糟糕的,往往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接二连三的遭受重击,金钱、地位,是一些人唾手可得的,却是这些人终其一生触不可得的。影片中林日朗的家庭只能算是社会的底层,孩子的一场大病已经掏空了整个原本温馨美好的家,周围的亲戚都借了遍,最后只有一个办法了——高利贷。这好像也和我们生活中的人们一一对应上了。电影拍摄来源于生活却又更直击人心。

原本该属于儿子的心脏却又无端被截胡,走投无路的父亲能干什么呢?抢劫医院逼迫警察就范,找到心脏源,除此以外,他没有失去做人该有的良知。作为一个父亲,他懂得为人父母的喜悦和心酸,所以在面对即将临盆的孕妇时,他更希望让他们得以活下去。

劫持医院是一个下下策,万般无奈的选择。如果是因为钱,可已经有高利贷了;如果是因为得不到医治,可孩子已经在病房中接受治疗了;如果是因为活下去的希望呢,这个概率是大于百分之百的。孩子的主治医生知道救治的先后顺序,但无奈会迫于上级的压力,敢于发声却又无能为力。他是一个好的医生,起码是在救治病人的时候。

最后的最后,孩子活下去了,他的父亲以另一种方式陪伴在家人身边。当林日朗看到原本属于孩子的心脏源已经成功地在另一个人身上成功手术的时候,他是无能为力;这个时候在说什么已经于事无补了。他只能“充当一次恶人”,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别无他法。

林日朗无疑是社会中的千千万万分之一,但却以一己之力摧毁了一个隐秘的黑色产业链。社会上的结构组成是一个个小人物串联起来的,他们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可以更加发表自己的意见,可以用合法的渠道去维护个人权益······但我们也要去平淡地接受所谓的“不平等”,这些所谓的只是一定程度上的平等。

这中间的弯弯绕绕,都离不开媒体的一个推波助澜。新闻传递给受众的是想要让他们看到的,同时新闻人在坚守新闻道德原则的前提下要尽最大的力量去接近真相。影片中的记者林安琪为了了解到心脏源的实际获益者在寻求真相的过程中,威胁、危险相伴左右,但最后她还了大众一个真相。冒雨将录音笔播放出来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林日朗眼里的激动,市长秘书眼里的无所谓,市长眼里的震惊······

我们会接受普通人的生活,也要承认普通人的不普通的人生。他们或许不是活跃在社会上的政要、明星,但他们却是真切地存在在千千万万的普通人的家庭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