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最为人所知的比特币,其价值自去年11月达到历史峰值后,短短7个月已经下跌了70%。许多在炒币高峰期入圈的普通投资者已经亏损了很多很多钱。

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数字资产越发火爆,很多职业球队都和币圈企业签署了利润丰厚的赞助协议。

据一位曾有过收购俱乐部经验的专家称,加密货币公司是乐于赞助足球俱乐部的。因为这些公司发现,投资球队是吸引新客户,尤其是青年客户最廉价的办法。

在上赛季的20支英超俱乐部中,19支都拥有加密货币赞助商,部分俱乐部拥有的还不止一家。

这份报告是建立在TA对加密货币和足球之间关系的几项原始调查之上,并分析了2021-22赛季(而不是即将到来的新赛季,因为许多赞助交易还未签署或宣布),从而得出的。

对,没错,尽管币圈暴跌,但还没有迹象表明英超俱乐部会放缓和加密货币赞助商的合作。

在上个赛季的顶级联赛中,几乎每家俱乐部都在一定程度上向其球迷推广这种不稳定、不受监管的金融资产。而最近几周,币圈内几乎所有资产都发生了。

英格兰的俱乐部当然对资金趋之若鹜。因为想要经营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其成本还在不断飙升。

加密货币赞助当然是一笔有利可图,完全合法,且能够增加球队预算的划算买卖。然而,随着币圈暴跌,这条路子能否继续走下去,还有待观察。

要说英国广告标准管理局会专门盯上一家足球俱乐部,这可不像是他们平日里做得出来的事。但在12月,该监督机构认定阿森纳在一起促销活动中“淡化了投资加密资产的危险性,利用了消费者缺乏经验或轻信球队”。此次活动中,有三名阿森纳一线队员出演广告。对此阿森纳表示,俱乐部希望能够重审该项裁决。

这次活动的主角,是Socios公司推广发行的阿森纳官方“球迷代币”。活动称,如果球迷们购买这种加密代币,就可以参与到俱乐部事务的投票和决策,也可以视其为一种投机性数字资产进行交易。

最初,该代币的价值一路飙升。但如今,阿森纳球迷代币的价值已经缩水,从高峰期下降了80%以上,这意味着去年年底购入代币并已经卖出的球迷亏损严重。

这些代币最初是以2英镑(约2.45美元)的价格“铸造(推出)”的。这也意味着,初始阶段炒币的用户很快就获得了高额利润,而那些后来买入的用户则损失惨重。

阿森纳的一位发言人在今年早些时候,向TA表明:“我们希望全球的阿森纳球迷能够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到俱乐部的决策。在数字时代,我们试图找到更多种方式,让我们的球迷与球队接轨,获得一种亲手执掌俱乐部的参与感。’球迷代币’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阿森纳的一位发言人今年早些时候告诉TA。

“我们没有把它作为一项金融投资来推广,我们很清楚这是通过参加投票来参与俱乐部决策。”

一些由Socios公司发行的免费代币,被送给了一些阿森纳的球迷,如季票持有人。

而Socios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则说:“球迷代币并非作为投资推广,代币的目的是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让球迷提供参与俱乐部的决策,并收获娱乐感,赢得在其他地方无法获得的奖励。

“这就是代币的价值。无需订阅年费,它只是一次性购买,通常只需要几英镑,但却能让球迷有机会持续赢得奖励。对于一些非球迷想要购买代币的买家来说,在我们的营销材料中,风险警告也包含在内。”

根据Socios的调查问卷,维拉重新命名了一条通往训练场的道路,但是在社交媒体上球迷们并不买账。在讨论该公司的帖子下面,许多球迷发表了愤怒的回帖。阿斯顿维拉球迷基金会也对此发表谴责,称之“完全不合适”。

与阿森纳一样,维拉的官方球迷代币也遭到了贬值,让许多购买代币作为投资的球迷亏损严重,特别考虑到,提取加密货币代币并将其变成现金可能还会很麻烦。

“小蜜蜂”布伦特福德在他们的首个英超赛季中就获得了第13名,这出乎了几乎所有人的预期。

这家伦敦西部的俱乐部与一家名为Coinjar的澳大利亚公司达成了赞助协议,该公司开发了一款加密货币的购买交易平台app,并与万事达卡和苹果支付等公司合作。

该网站的主页上,是一个加密货币的虚拟钱包形象,显示的比特币的价格为30,820.70英镑。

但自4月底以来,比特币的价值持续下滑。我在撰写本篇报告时,价值约为16,500英镑,仅仅超过CoinJar主页上显示价值的一半。

当双方于2021年8月官宣合作开始时,布伦特福德首席执行官乔恩-瓦尼(Jon Varney)说:“我们通过了严格的数据分析、换位思考和战略规划,CoinJar和布伦特福德必将成功。对许多人来说,加密货币仍然是一个复杂的领域,所以我们期待着与CoinJar合作,作为伙伴关系。随着双方在各自行业持续发展,我们的合作可以帮助球迷进一步认识加密货币。”

布莱顿的老板托尼-布鲁姆(Tony Bloom),他和布伦特福德的老板马修-贝纳姆(Matthew Benham)一样,是从体育博彩领域发家的。他们都是利用复杂的数学模型开出体育赛事的博彩赔率,并从亚洲市场赚得盆满钵满。

据了解,这种背景使得布莱顿不愿意挤入币圈。因为布莱顿担心涉足币圈后会遭致批评,他们尽量避免和加密货币搭上线。

此外,目前布莱顿与美国运通签订了一份丰厚的赞助协议,而美国运通是一家搞的是“传统金融”——信用卡,这与加密货币等新兴的数字资产本就是竞争对手。

该俱乐部直到最近才与一款名为“eToro”的金融交易app达成协议,后者可提供加密货币的销售。

上个赛季的英超联赛中,拉美宝(AstroPay)频繁出现在伯恩利的广告牌上。

注:拉美宝卡(AstroPay)是一种虚拟预付费卡,可以在没有银行账户或信用卡的情况下进行在线付款,用于网上购物。它在拉丁美洲电商市场被广泛使用。你可以简单地把它理解为,拉丁美洲版的支付宝、Paypal。

拉美宝刚刚与狼队签订了下赛季球衣胸前广告的协议。伯恩利的官网将其誉为“全球在线支付平台的领跑者”。

拉美宝官网明确表示,购买加密货币是它其中一项关键的业务,并能够提供一种“简单和安全”的方式来完成交易。

拉美宝的官网包含了“了解加密货币”的内容,提供关于数字代币投资的建议。有一些免责声明强调了其风险和波动性,但有一页谈到了一种名为Ripple或XRP的加密货币代币。该网站称:“加密货币相当于一个开源的系统,使用它,交易快速,无需太多服务费用。

“Ripple币是所有加密货币中潜力最大的一个,因为它适配许多行业新标准。请记住,任何加密货币的短期和长期价格可能都很难预测。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机构使用Ripple币的转账方式,其价格可能会上升。”

但是,与几乎所有其他加密货币一样,Ripple币的价格在过去几个月里已经严重下跌。

切尔西与鲸鳍(WhaleFin)app达成了每年2000万英镑的赞助协议,这是世界足坛最大的加密货币赞助之一。鲸鳍的标志也将出现在新赛季切尔西的球衣袖标上。

注:如果你打开切尔西官网,在其右上角就可以看到WhaleFin的图标,在其旁边还有耐克、trivago、“3”的图标。

这款app还赞助了马德里竞技,它在新加坡的Amber Group旗下。作为一家全球化加密金融智能服务提供商,Amber Group在世界各地都有办事处。

加密货币经常受到环保主义者的批评,因为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许多代币需要强大的计算功能,需要运行巨大的计算机服务器,代价就是燃烧大量碳资源。

对此舆论压力,鲸鳍在很大程度上都仪仗于其一直主打的“可持续性发展”招牌,并承诺支持对于海洋生物的保护,当然也包含其名称中的鲸鱼。

由约翰-特里牵头并建立的猿人儿童足球俱乐部(Ape Kids Football Club),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推广NFT。特里现在仍在切尔西青年队担任教练。

在以特里为首,并联合了多名球员一起推广的这款NFT,其价值已直线下跌。现在这款NFT的价格已降低到初始价格的1%左右(吓鸠死个人)。

水晶宫的$CPFC Socios代币的诞生,比其余五家英超俱乐部代币晚了一段时间,尤其考虑到,媒体此前对足球代币进行了大量的负面报道。

根据RocketFan网站提供的数据,水晶宫在2月份发行的球迷代币,离成功还差得远呢。在所推出的全部20万代币中,只有64000个成功出售给了6987名用户。水晶宫和Socios公司将瓜分此间净赚的17.4万美元(约14万英镑)利润。

与其他俱乐部不同的是,水晶宫代币还未被许可交易,也没有公布交易日期。而之前的其他代币,在被推出的几天后,就可以进行交易了。

正是由于水晶宫代币还未解锁交易功能,所以我们没有这一代币的价值趋势图表。

Socios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水晶宫代币已问世。自推出以来,越来越多的水晶宫球迷享受到了代币提供的福利。例如,球迷有机会获得水晶宫所有主场比赛的VIP级别体验,或者有机会去训练场与球员见面。”

埃弗顿是另一家与Socios合作的俱乐部,后者为其发行的$EFC代币也出现了下滑。

在埃弗顿公开宣布赞助合作的新闻稿中,并没有提到加密货币,然而,正如TA在6月早些时候报道的那样,以比特币和其他代币进行投注,是该公司商业模式不可或缺的一环。

读了上述球队的内容后,那些买了Socios为利兹联开发的代币的球迷们下场是什么样的,你现在大概也能猜到了。即便Socios表示,利用炒币赚钱并不是他们开发的本意。

与其他球队相比,利兹联代币的暴跌更是触目惊心。其代币的价格在圣诞节前后大概是7美元,而现在,一个代币还不到1美元。

上个月,利兹联举办了一项呼吁伸张乌克兰人道主义的筹款活动,但其中有一个不寻常的地方。

利兹联并没有接受捐款等传统的方式筹款,而是与MakersPlace网站合作,发行了11个NFTs项目。

一位利兹联球迷信托基金会的发言人告诉《约克郡晚邮报》:“进入一个新的NFT活动,并将其与当前的战争冲突联系起来,球迷感觉很怪,这也不合时宜。俱乐部可以使用与他们最近的筹款活动相同的资产和机制,为当地慈善机构筹集了超过80,000英镑。”

利兹联在其官网上发布通知:“Shirts For Ukraine NFTs已经作为可收藏品发行,而不是作为投资。望球迷们在购买NFT前要慎重考量。”

Goodbye了,沃尔克斯薯片(Walkers crisps),你不再是唯一的宠儿了。

注:沃尔克斯是英国本地代表性的零食牌子,最出名的产品就是薯片。其总公司和主要生产基地都在莱斯特。过去很多个赛季,沃尔克斯都是莱斯特城的胸前广告赞助商。

上个赛季,莱斯特城宣布FBS将成为球队新的赞助商。FBS是一个位于塞浦路斯的在线交易网站,其主打的内容自然是加密货币。

该网站的app为零售消费者提供了交易差价合约(CFD)的工具。根据该网站上的法律规定免责声明,这种复杂产品的“投资风险性极大”。

注:交易差价合约(contracts-for-difference),泛指不涉及实物商品或证券的交换、仅以结算价与合约价的差额作现金结算的交易方式。是一种计算某个产商品的开仓价值与平仓价值的差额而完成的投资行为。理论上,差价合约的商品可以是所有有浮动价格的东西,比如股票、贵金属、商品期货、国债期货、利率、外汇等。

FBS网站上的加密货币标签,向用户提供了对加密货币进行“杠杆交易”的机会。这实际上意味着投资者可能失去(或获得)远比他们投入更多的钱,这与传统的赌博或炒股可差远了。

将这些高风险的投资产品结合起来,“加密货币衍生品”便诞生了。这种金融产物,自2021年1月起,就被禁止向英国零售消费者出售。

经过长时间的咨询,金融行为监管局认为,“售消费者如果投资这些产品,可能会突然、意外的严重亏损”,并继续表达了对二级市场犯罪和诈骗的担忧。

但,还没有迹象表明FBS在向英国消费者销售这些产品,或以违反了英国法律。

在一份在社交媒体的公告中,利物浦表示其“利物浦英雄俱乐部(LFC Heroes Club)将让球迷有机会购买23名球员和克洛普的卡通画像”。

如果利物浦成功出售所有171,072张“独特的卡通图像”,他们可以获得850万英镑的收入。但这次销售是失败的,只售出了大约6%。

虽然最初每幅画像以75美元(约57英镑)的价格出售,但现在大多数画像的售价都低于这个价格,这意味着球迷的初始投资已经亏损。一些被出售的价格只有11美元(约8.96英镑)。

6月初利物浦这款NFT一度保持上涨趋势,但它的交易价格依然远远低于“铸币价格”,也远远低于几个月前的价格。

利物浦在推出其NFTs前,发表了一份声明。该声明向球迷们解释道,其NFTs是值得收藏的数字艺术品,不应视为投资。

上赛季最后一轮联赛,曼城戏剧性地逆转维拉后,赢得英超联赛,当时伊蒂哈德球场的广告牌上布满了欧易(OKX)的宣传。

细看欧易公司官网后就会发现,这里面含有大量加密货币衍生品。这些衍生品是被禁止向英国消费者出售的,因为它们被认为对零售投资者来说风险太大。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曼城或欧易违反了英国法律,公司本身也可以在自由地在球场广告牌上做宣传。

曼城的代币去年飙升至30多美元(约24.40英镑),远远高于其他英超俱乐部,然后在过去几个月中。而曼城代币的交易量特别高,部分原因可能是它被允许在Binance等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中进行操作。

曼城此前还与另一家公司签署过合同,使其作为俱乐部新的“去中心化金融交易分析的官方区域合作伙伴”。但曼城在多个新闻机构的查询中,发现该公司几乎没有数字足迹(digital footprint),有名有姓的工作人员也一个都没有,很快就砍掉了这项合作。

今年2月,TA曾发出新闻,曼联的训练服将会出现新的赞助商名字,其赞助费用每年超过2000万英镑。

达成冠名协议的,就是区块链公司Tezos。区块链技术,就像是比特币或以太坊那样的,一种去中心化计算机网络技术。

支持像Tezos这样的区块链的人,他们认为这可能是一种比现有技术更有效地进行计算机化交易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剔除中间商,攫取差价。

而反对者则强调,区块链交易需要巨大的计算能力,会排放出大量二氧化碳,尽管Tezos将自己描述为一个更节能的平台。

Tezos还有一个相关的加密货币代币,它的价值已经暴跌,与四个月前美联航宣布的价值相比,目前已缩水三分之二左右。

在一众与eToro达成赞助协议的英超俱乐部中,自去年10月被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收购后的纽卡斯尔,也是其中之一。

该公司的网站说,“拥有和持有这种加密资产的用户,可以仅仅因为持有它们而获得奖励”。

这与传统银行账户积累利息的方式类似,但在英国几乎没有任何监管规定。正如eToro网站上的一份法律规定的免责声明所说的那样,“你的投资是有风险的”。

今年1月,当币圈刚刚到达高峰期,诺维奇也还残存一丝保级希望时,球队宣布与一个名为扇贝(Scallop)的“创新金融技术生态系统(innovative fintech ecosystem)”达成新的协议。

Fintech代表金融技术,加密货币是其核心产品,但很难确定该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

该网站给自己的定位是“管理数字货币最简单的方法”,以及旨在“增强和简化用户的加密货币之旅”。

根据该公司网站上宣传标语,它已经相继被《福布斯》、《彭博社》和雅虎财经等各种专业网媒“报道”。然而,这些文章似乎只是这些网站上的额外付费新闻。

正如所有新的加密货币公司一样,该公司也有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扇贝也有自己的不稳定的不受监管的加密货币代币,也就是扇贝币(SCLP)。

当诺维奇宣布达成合作协议时,一个扇贝币价值1.97美元(约1.60英镑),而现在只剩下20美分(不到20便士),而长期趋势显示,扇贝币甚至出现了更大幅度的下跌。

南安普顿的胸前球衣赞助商是Sportsbet,双方有着为期三年的合同。Sportsbet是一家在线赌场,也是阿森纳酋长球场的广告牌赞助商。

与样,对于那些从英国以外访问其网站的人来说,该公司接受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支付方式,这是英国传统的博彩公司所不愿意做的。然而,其“白标”网站,即面向英国群体的网站,没有提到加密货币。

去年,包括丹尼-英斯和普劳斯在内的几名南安普顿球员出现在一个“加密货币教学”的赞助视频中,该视频可在YouTube上找到,球员们多次提及“HODL”等加密货币的网络梗。

这个词是基于加密货币早期的一个论坛上“持有(hold)”一词的拼写错误,用来鼓励用户在价格下跌时不要出售他们的代币。

去年11月,Sportsbet和南安普顿宣布了一项“首创的加密货币球迷基金,捐赠了两个比特币,用于在2021-22赛季及以后提供一系列由球迷主导的举措”。俱乐部的支持者小组将决定这些钱将用于哪些慈善事业。

Sportsbet表示,“在捐赠时为该基金提供两个比特币的价值,保证俱乐部至少能获得该基金的最低价值”。

该公告几乎正好标志着比特币市场的顶部,自11月宣布加密粉丝基金以来,比特币还在下跌,下跌,且继续下跌着。

北伦敦的热刺与交易平台app“Libertex”达成了赞助协议,该app由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以及毛里求斯的公司运营,并通过塞浦路斯的一家公司接受付款。

该公司网站的一个页面在热刺标志的正下方提供“加密货币挖矿”服务。作为赞助合作的一部分,该标志在网站的每一个页面都有。

其“比特币云挖矿”提供了一种租用计算能力生成比特币的方式,通过复杂的计算交易,可以为用户赚钱。

该网站声称:“每天一键赚取免费比特币。随时交易挖出的奖励利润。没有隐藏的费用或收费。”

尽管各种加密货币项目对环境可持续发展提出了难以核实的主张,但比特币需要强大的计算机,这涉及燃烧化石燃料和巨大的碳足迹。

在其网站上,热刺说他们已经“自豪地加入了联合国零排放竞赛,承诺到2030年将其碳排放减半,到2040年实现净零碳”。

Libertex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产品不会在欧洲发售,是“虚拟货币”,实际上不涉及比特币的开采,尽管网站上没有明确说明。

一位发言人说道:“支付给我们用户的任何加密货币都是由公司提前从已经流通的数字资产中购买的,然后根据用户通过我们的虚拟比特币矿工’开采’的情况分配给用户。”并强调该计划不会损害环境。

沃特福德和埃弗顿一样,由助,但上个赛季他们的球员的球衣袖子上也有狗狗币(Dogecoin)的标志。

狗狗币始于2013年,当时仅仅是作为一个笑话来嘲笑新一轮数字货币的投机性兴衰。Doge(狗的俚语)这个词来自互联网上的一个梗,即一只柴犬的图片,周围常配有一些让人捧腹大笑的文字。

尽管它的诞生只是一个网络梗,但它的地位已经上升,并得到了科技亿万富翁投资者埃隆-马斯克的支持。去年4月,一个狗狗币飙升至74美分(约60便士)。在沃特福德交易宣布的第二天,只剩是34美分(约28便士),现在它的价值不到7美分(不到6便士)。一个沃特福德的球迷如果最初投资于他们球队的新赞助商,将损失80%的现金,这还不包括交易费用。

在加密货币和足球合作中,南安普顿一直扮演着先行者的角色。早在2019-20赛季,当Sportsbet还没有成为南安普顿胸前球衣赞助商时目,比特币已经是球衣袖口上的赞助商了。

作为该交易的一部分,维卡拉格路球场将在2020年3月举行“加密货币杯”。但由于新冠疫情,该项赛事至今已胎死腹中。

西汉姆联队有一个名为PeakDeFi的“官方去中心化资产管理合作伙伴”。(DeFi是去中心化金融的简称)

但该网站上却没有列出联系地址、公司名称或指定的负责人,尽管有一个位于迪拜的未命名的“数据控制者”。甚至似乎连一个可供联系电子邮箱,都没有。

PeakDeFi称自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资产管理基金”,投资者汇集他们的资金并予以回报。

该计划也有一个相关的加密货币代币,名为PEAK。它的走势如何,相信你已经可以预测到接下来的内容了。

狼队最近用AstroPay取代了其球衣正面备受争议的亚洲赌博赞助商ManBetX。AstroPay是一款用于购买加密货币的app,它也与伯恩利也有协议。

在上个赛季的英超联赛中,狼队将Bitci作为“官方加密货币交易和球迷代币合作伙伴”,后者的商标出现在球衣袖子上。

这家土耳其公司几个月来经历了一场动荡,一级方程式车队迈凯轮车队,葡萄牙里斯本竞技,意大利斯佩齐亚都终止了和它的赞助商关系。

Bitci最初是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但现在似乎要在其代币市场上推销自己,这与Socios有些类似。苏格兰的格拉斯哥流浪者也曾与Bitci达成协议。

狼队本月早些时候宣布,Bitci将被在线Bet取代,成为新的袖子商标赞助商。

Bitci与狼队的协议在2021-22赛季结束时到期,据了解,没有未付款项,双方也不会采取法律行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